新闻中心
保险增员太辛苦?那是你没有找对人!
行业新闻 2019-04-18 09:56

又到了保险公司的增员季。听到一位同事埋怨增员难,找谁谁不来,各种苦闷。我就想到了前两年参与培训时听到的一则故事。

当时我和这位同事一样的感受,觉得增员太难了。任你怎样说,新人就是不来保险公司,一点方法都没有。但是在听完这个故事后,我有了新的启示和感悟,再去增员也不觉得难了。

今天就把这则故事分享给各位,希望能对大家的增员工作带来些许协助。

头疼病

张姐有间歇性的头疼病,这还是参加保险公司后才有的病。她历来不愁业绩,是公司榜上有名的绩优。但是一提到增员,这头疼病就会发作,各种浑身无力、没有肉体。

听说,上帝在给人翻开一扇门的同时,就会打开一扇窗。张姐揉着太阳穴恨恨的想,业绩的大门的确翻开了,可是增员的窗户该怎样钻呢?

每家公司都有增员指标,指导刚给她谈完话,这个星期必需直增3人,不然的话她这个管理就别干了。她晓得指导这是在恐吓她,但还是得硬着头皮照办。这年头,谁都不容易。

她皱着眉头翻手机通讯录,一个亲戚的名字跳了出来。就是他了!

高才生

张姐有个亲戚,老俩口辛劳了一辈子,给孩子盖了房、买了车,还没来得及置办孩子的婚礼,忽然遇到车祸就走了。俩人也没买保险,欠了一屁股的债,由那孩子还。

这亲戚的孩子还是个高才生,听说还是村里文凭最高的,曾经也是整个庄上的光彩,被无数的老妈拿来教育孩子:看那谁谁家的谁,人家可是高才生,你以后得向他学习。

可是后来没人这样说了。这个高才生如今混的可不怎样好,去城里打了两年工,没混出什么样来,如今跟着村里给发丧的人家吹喇叭。

吹的那种乐器仿佛不叫喇叭,反正差不多就是了。村里凡是有丧事,他就跟着几个教师傅一块去吹上一段。像是有些不宽裕的家庭,都请不起这样的乐师。

这工作固然工资不高,但最少吃饭的问题处理了。村里有人死就去吹上一阵,结现钱。没事的时分,这孩子就在家睡觉。

张姐打定主见,买了箱奶就奔他家去了。

自甘蜕化

敲了半天门也没人理,张姐推门走进去,铁门有点锈,发出刺耳的滋滋声。院子里很乱,墙皮都零落不说,院子里落了厚厚一层的树叶。她踩着树叶,咯吱咯吱的到屋里去了。

果不其然,这侄子还在睡觉。屋子里很俭朴,没啥摆设。一张床,一床乌漆巴黑的被子,床头柜上有个半旧的彩电,屋子最角处有个盛粮食的大缸。这就是一个光棍的家了。

赶紧喊他起了床,张姐就直奔主题了。你在天天这样游手好闲也不行啊,我在保险公司给你托了点关系,跟着我去干保险吧。他侄儿打了个哈哈,保险有啥好干的?

她心里一边骂着不识抬举,一边掏出手机调收工资表说:你跟着我好好的干,保证你3个月后月入过万不是梦。没想到她侄儿没有一点心动的样子,到水笼头处洗脸去了。

张姐又开端发挥本人的三寸不烂之舌,企图压服这个浪子。但那小子一点上进心都没有,眼见她没有走的意义,本人开端往屋外走。

唉,你干嘛去!那小子头也不回的说,没事啊,我打鸟去。你走的时分帮我把门打开哈。张姐生气了,提着包也恨恨的出门了,谁想在你这儿呆啊,一股酸味,还高才生,我呸。

指导出马

回到公司后,张姐正好碰到指导。为了表示本人增员真的很尽力,她把今天增员的过程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指导,你别难为我了,哪有什么适宜的人啊。

指导听她讲完,忽然站起身来给她说:咱俩打个赌吧。我要是能把你这个侄促进公司,就阐明你才能不行,以后布置什么工作你都别给我找借口。我要是增不来,以后你做不做增员我不干预。行不?

张姐马上就容许了。长痛不如短痛,我和那小子是亲戚都叫不来他,你能叫来?

指导晓得了高才生的家,和张姐开车又去了一趟。这小子基本没去打鸟,在家看电视呢。张姐索性连车都不下,对指导说:我对这家伙算是服了,你本人去吧。

指导进屋就夸高才生:不断听张姐说你有才,还懂音乐,今天正好路过来这里看看。我们公司的学历都不怎样高,你要是能进我们公司就好了。不过今天我不是来让你进公司的,主要啊,是受人之约,来请你帮助的。

高才生有点飘了:哥哥有什么事你虽然说,我能和的肯定帮。指导顿了顿:公司女职员多,平常工作也没时间谈恋爱,都二十来岁,长得怪漂亮。你身边小青年多,有哪个耿直的、认干的,你没事也给我引见几个。她们爸妈让我牵线呢。

高才生愣了一愣,忽然眼睛就放光了。犹疑了半响,支支吾吾的:我得先看看人吧,不能坑了伙计是不是?我这边小青年伙计肯定多啊,我... ...眼看编不下去了,指导赶紧帮他圆场。

这样吧,你不是吹乐器吗?这两天没活的话,就跟我到保险公司入个职,先看看再说,怎样样?我天天也忙,不无暇和你专程聊这些事,你要是觉得哪个好,给你哥们牵线就是了。

高才生乐坏了,说了不下于10遍‘好的指导’,并当场保证,明天一定去保险公司报道。对了,你们保险公司在哪位置?

李寡妇

第二天高才生真去办入司手续了,装了身洁净衣服,交了钱,就在床位上瞄其他的小姑娘。那两眼都冒光,给狼似的。

高才生上课也挺认真,特地买了新的笔记本和笔,满满当当的记了一本子。他整天在村里吹喇叭,人脉也广,结训没多久,竟然连续上了几个单子,还被弄到台上做分享,也算是风光了一把。

职场有个姑娘叫李萍,是个寡妇。结婚没多久男人得急病死了,小叔子怕她占老宅,各种排斥欺负,弄得最后撕破了脸皮,再也不是亲戚了。于是李寡妇就租了个房子住。

她长得倒是挺美观,但美观不能当饭吃,在超市干了一段时间,和主管合不来也不干了,就来到了保险公司。一来二去,和高才生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有天高才生约了她去看电影,看完电影两人在河边走,都想启齿说话,却没人开头。走到一个小亭子旁,李寡妇说进去坐坐吧,我有话给你说。

李萍缄默半晌,终于启齿:我觉得你不错,不晓得你怎样想。我孤家寡人一个,就是想找个靠谱的过日子。固然你这个吹乐器的活不好,只养人不养家。不过你要是愿意,咱俩就搭伙过日子,在保险公司挣点钱,假如不想干了,咱俩就再做点生意。你觉得呢?

高才生没怎样约会过,竟然羞的满脸通红。其实他喜欢这个姑娘良久了,李寡妇的话他也听进去了,没说什么,只是把那头点的像鸡啄米一样。

后来... ...

俩人后来好上了,李萍搬到了高才生的家里住。固然一穷二白的什么也没有,可人家也没想要这些。两个孤独的人终于有了依托。

李萍心灵手巧,待人和蔼,在保险公司做了内勤。高才生没事还去吹喇叭,还把关于保险的事编成曲,人家听了都说这家伙真是个大才,吹的真好。

再后来,当然就是大团聚的结局。高才生有了本人的团队,一下就把张姐给托起来了,她提升成了更高职级的管理。这次增员还让她做了一回媒婆。两个新人都挺感激她。

总结

永远不要小看任何人。保险是个公平的舞台。不站到舞台的中心,就无法看清任何人的潜力如何。

每个回绝你增员请求的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李寡妇。当你晓得他真正的需求是什么,就没有增不来这么一说。金钱固然有吸收力,但总些需求比金钱更重要,抱着协助人的心态去增员,比炫收入更有效果。

关于这个故事的其他的领悟,希望大家在文章右下角留言区积极讨论。你从这个故事中悟到了什么,也欢送你能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