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华保险马上迎来史上重大挑战。
新闻中心 2019-03-22 10:02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2019年是新华保险(01336-HK、601336-CN)按照十三五规划进入展开期的第一年,在展开中执行了供给侧的革新,在以保证型业务为中心的基础上,新华保险在2018年的表现超出市场预期,二级市场的股价在业绩发布后的第一个买卖日(2019年3月21日)即高开高走,显现了市场对公司业绩的认可。

补提准备金,2019年新华保险预期向好

截至2018年底,公司总资产抵达7,339.29亿,同比提升3.3%,营收抵达1541.67亿,同比提升7%,营收之中新华保险的原保费收入抵达1222.86亿,同比提升11.9%,其中续期保费抵达958.6亿,同比增长24.9%。此外归属于母净利润79.22亿,同比提升47.2%。

新华保险在2018年在完成正的营收营运的情况下,继续采取更激进的精算假定,补提准备金 50.4 亿元,假设剔除这笔收入,公司 2018 年净利润约为 117 亿元。思索到未来不需求再大幅补提准备金的假定下,估量新华保险在2019 年利润将继续完成高速增长。

优化险种结构,投资资产稳健与激进的抉择

(2017-2018年新华保险财务数据 来源:新华保险)

从总保费的渠道收入变化来看,个险渠道仍然占领大头并且仍在提升之中,从2017总保费销售79.86%的占比提升到了2018年81.09%的占比,而银行渠道和团体渠道固然在范围上分别抵达4.3%、12.2%的同比增长但是总体的占比是在降落的。

这样的结构变动主要是个人主导的安康险收入大幅提升所致,在不同类型保险(分红、安康、传统、不测、万能)的变动中,分红险与安康险作为主要的品种,只需安康险是正向变动并且是大幅提升的,这表现了目前市场对安康险的迫切需求。

(2018年新华保险投资资产表现,单位百万 来源:新华保险)

此外,我们看看新华保险的投资情况,其中债券类资产还是占了大头,2017-2018年都坚持在65%的占比之上,固然2018年股市存在着较大的风险,但是由于投资占比较少的缘由,这对新华的影响并不大。

值得思索的是,关于2019年以来的二级市场曾经进入一个转机的窗口,那么未来在权益类(股票)资产的投入上倘若继续持有激进的态度,则会招致新华收入增长端无法表现二级市场向上的动能,这是值得投资者留意的一点。

2019年3月21日,新华保险在港丽酒店举行了2018年报发布会议,执行董事代行董事长黎宗剑、副总裁兼代行CEO兼首席财务官杨征、副总裁兼总精算师兼董事会秘书龚兴峰、副总裁刘亦工、副总裁李源、副总裁于志刚列席了会议。

以下是新华保险管理层在2018年业绩发布会上的部分问答:

Q:我看到我们2018年的总投资收益率是4.6%,但是我们看到内涵价值(EV)部分呈现减小,这部分的缘由是什么?另外2019年的股市反弹了不少,那假设按照这样的趋向能否可以估量2019年的数据会变的更好?

A:EV的变动和我们模型计算的假定是有关系的,EV的算法也要思索到分红的要素,此外由于投资账户不同的结构也会招致这样的变动。

关于明年的投资收益,我们以为今年大家关于全年的收益应该有一个比较好的预期,我们也希望这样的收益成果能够得到维持,到年底的时分能够得到兑现,从而保证我们估量模型能和市场的理论情况相契合。

Q:在内涵价值(EV)变动过程中,运营阅历倾向是有一个正的30亿的贡献,但是运营假定变动是招致了-14亿的影响,同时我们也留意到公司运营阅历假定披露中初次表示思索到了重疾险发病率未来可能会上升的变化,我们了解这两件事情能否有关系?是不是由于理论运营下来在我们的假定下其实还是有正的运营倾向?

第二个问题关于安康险,记得龚总前几年在业绩会上提到过整体安康险未来全行业的价值都会有一个降落,去年我们看到的是降价比较明显,想问一下今年假设安康险有一个比较明显的价钱战,新华保险会怎样面对这个问题?

A: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我(龚兴峰)以为你的理解是非常正确的,从当前来看,大家关于未来发病率有很多担忧的中央,而从理论我们所看到的,我们的运营阅历假定还是能够掩盖理论阅历。

同时这个问题触及到价值率,这个问题难以回答。从公司的角度,我们还是希冀经过业务结构的改善、渠道结构的改善,经过理论的管理能够改善、改进我们运营的一个结果,来进步价值率。从去年大家看到数据,我们新业务价值的价值率存在提升的空间。

回答第二问题,你所谈到价钱战的问题,特别是互联网等其他行业进入到保险行业之后所带来的冲击。我们经常在会议室里面争论,用什么样的产品销售,是不是经过低价钱能够换取更高的市场份额和价值的增长?那么从趋向上来说并不是很悲观,由于往常行业聚焦在给客户提供一定的保证,那么给客户提供更多性价比的产品也应该是这个行业要做的事情。

另外一些压力是来自于新的技术、新的诊疗技术。以甲状腺癌为例,过去是要到了晚期才干发现,往常做一个简单的B超就能够提早发现。

最后想总结一下,价值率降落的问题是公司面临非常大的应战,我们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保险销量和价钱能够得到平衡来保证价值的提升。